重生之妖女来袭

阅读:642940

打赏:23187

字数:182000

南瓜:4089

收藏:3008

守护:0

「本书已完结」
世人口中的所谓生死,其实也不过一瞬之间。四个人一生一世依旧纠缠不休,是天意如此,还是因缘巧合?

顾羽霖:其实啊,我一直是喜欢你的,是我在自欺欺人,最后亲自葬送了你。

萧南湘:重生以来我一直想着报仇,可是我忘记了我始终沉浸在你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尉迟卿桦:我本是不愿介入你们二人,只是你那眼泪,着实让我心疼,乃至心动。

花以简:旧时青梅少年爱上她人,如今心上公子心有所属,为何,为何我依旧一个人……

♡趣味性简介:
  ​​​“如今天下大定,你是否可以随我四处闯荡?”
   “不可,人须居安思危。”
   “好,既是如此,我便孤身一人罢。”
萧南湘起身离开,顾羽霖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在天边。
一年后,有人来访。
    “顾公子,萧姑娘已与尉迟卿桦定亲,择日完婚,这是请柬……”

不及他说完,眼前的男子已经消失不见。

废话,媳妇都跟人跑了,守这天下又有何用!

只可惜,到最后,他竟亲手葬送了她的生命,可悲可叹,轮回一世,旧景重现。

只怪他反应迟钝,最后最后,才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她。

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轮回。  

/我乃原创,如若雷同,纯属巧合/
 /2017.7.1开坑/  /2017.12.30.完结/

作品评论(991)

  • 帝妆挽歌

    帝妆挽歌

    2018-08-12 18:22:37

    忘记打卡了,五十万阅读大关[喜欢][喜欢][喜欢]
    瘦腿过七八次轮播过俩次,完结字数18万
    写了五个月,第一个月日更一千,第二个月日更三千,第三个月日更三千,第四个月日更一千,第五个月日更一千。
    我知道写的很烂,所以订阅并不好,每次只有几块钱,最多的一次是十几块钱,但是我还是特别感谢汤圆每次给我的瘦腿,还让我上了轮播,轮播图也是超好看的哈哈哈哈。
    ♡中意汤圆,至死不渝,虽然很多人都说它变了,但是我写文的开始在这里,这,就是我的根。
  • 西柚味可乐

    西柚味可乐

    2017-10-13 18:31:10

    毒评,君儿,傻了吧,哈哈哈哈嗝
    欺负我君儿,黑我君儿,说我君儿抄袭的XX们,嘴巴放干净点,别仗着我家君儿善良可爱温柔大方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车间车爆胎绝世无双优雅高贵冷艳美丽花容月貌貌美如花冰肌雪肠国色天香 沉鱼落雁如花似玉闭月羞花贤良淑德花容月貌秋水伊人一笑倾城冰清玉洁 娇俏佳人朱颜玉润玉骨冰肌窈窕淑女美若天仙一顾倾城才智国人出水芙蓉阿娇金屋逞娇呈美春暖花香春色满园春深似海彩云易散姹紫嫣红 斗美夸丽斗艳争辉蛾眉皓齿飞阁流丹国色天香皓齿蛾眉皓齿明眸胡天胡帝红颜薄命花颜月貌绝色佳人尽态极妍金屋娇娘金屋贮娇姱容修态离魂倩女落英缤纷落雁沉鱼兰质蕙心明眸皓齿 靡颜腻理女貌郎才清词丽句清辞丽句清辞丽曲琪花瑶草曲眉丰颊螓首蛾眉水木清华爽心悦目天生丽质天香国色我见犹怜宛转蛾眉霞光万道 小家碧玉杏脸桃腮 煦色韶光杏腮桃脸雄伟壮观香消玉殒杏雨梨云涎玉沫珠妍蚩好恶鱼沉雁落宜嗔宜喜旖旎风光远山芙蓉艳色绝世余霞成绮宜喜宜嗔瘗玉埋香艳紫妖红朱唇皓齿左家娇女章台杨柳花颜月貌龙颜凤姿你就欺负,告诉你,我君儿不是好欺负的,再欺负我君儿我诛你九族,还有,别动不动就说抄袭,不就仗着我君儿是签约作者吗?有本事你也去啊!没资格就别嚷嚷!哈哈哈嗝
  • 绾南

    绾南

    秒速快三

    2017-10-03 17:07:29

    “嫁给我。”南南拿出珍藏已久的钻戒。
    君君看着眼前这个又穷又丑的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君君……我是南南啊……你不记得我了吗难道……”南南抚摸着钻戒,想起了往事。
    ————————
    又肥又胖的南南挡在君君面前。
    “我不许你们欺负她!”十二岁的南南,只不过还是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男孩子,除了一身的膘肉,倒也没什么优点值得去说了。
    “切……我们走!”领头的混混想起南南的父亲——警察局局长,转身就走。
    南南见混混走远了,松了一口气,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问道:“你没事吧?他们都已经走了,他们以后不会再欺负你了!”南南拍了拍胸脯。
    君君躲在角落,什么都不敢说,只顾着掉眼泪,突然,一个鼻涕泡冒了出来。
    “哎呀……”君君害羞的捂住脸,心想,这次出丑出大了……
    南南反而咯咯咯的笑起来,“嘿,别哭啦,我是南南,你叫什么名字?”南南向君君递过去一张纸。
    君君试探的接过卫生纸,擤了擤鼻涕。
    糯糯的声音,让南南耳根一红:“我叫君君,谢谢南南哥哥……”
    “嘿嘿嘿……”南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用谢的,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
    “好。”
    ——————
    再怎么样,终究只是年少的轻狂。